淡定的菌菇火锅

杂粮党,比较正经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囚禁在这里像宠物一样

“早安,萨贝达先生”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我熟悉你的脚步声”

靠鸟才能看见的先知真好吃(*^_^*)
冷cp来一发试试吧

新来到家里的仓鼠杰克,会跟原本在家里称王称霸的裘克猫咪发生什么呢(ˊ˘ˋ*)♡

一个脑洞瞎摸

“没什么好哭的,总有人会走出这个地方”

一个来自与小伙伴讨论的脑洞的摸鱼(╹◡╹人

“这个月业绩下滑了看谁带你出去玩”

尝试撸一次冲撞组චᆽච
感觉他俩很萌ˎ₍•ʚ•₎ˏ

脑洞求带走

各位大爷,行行好,把这个脑洞带回去吧゜(´;ω;`) 。







脑洞大概就是,小白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小黑是从边关部落来城里讨生计的穷小子。在小白家里做伙计,小黑每晚在做完活之后都会在后房的院子休息,叼着草叶看着无云的夜空,偶尔来了性质会拿出母亲送给他的竹哨吹上一段

在个无事的夜晚小白无意中走到了这个小院中,此时小黑抱着一只不知从哪里跑来的黑白小猫,笑的灿烂一边摸着它的毛一边念叨着“你是从妈妈那里跑出来的吗?真不乖”

小白看着那个笑容出神,自幼生活在这个礼规严格的府邸之中,从未见过这样笑容。

小白被小黑的笑容迷住了。为了再见到这样的笑容他每晚都会来到这个小院站在假山的背后看着小黑

笑的,哭的,傻笑的,自言自语的……日子久了,小黑也感觉到了小白的存在,小白也不再躲在角落偷看。他走到小黑的面前,小黑没有排斥的接受了小白。小黑没有像其他仆人一样叫小白大少爷而是称呼他必安哥,小白也默许了

每晚他俩都会在这这个小院中相聚,渐渐的俩人感觉自己对对方的感觉有了不一样变化。

在一次醉酒后,隐藏心思的人终于袒露了心声。

好景不长,小白的事情被一个仆人告诉了他的父亲,小白被人扣押到大堂映入眼帘的是坐在面前满脸愤怒的父亲跟被揍的几乎断气的小黑。小白嘶吼着不断挣扎的想从压制下挣脱出来,但是寡不敌众被死死的压在地面上动弹不得。

父亲威胁他让他跟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成亲,不然就把小黑打死。小白答应了。

大婚当日,小白带着满身伤的小黑逃了。

从这个往后可以自己脑补往下(;*△*;)

我自己的设想是下面这个(´▽`ʃƪ)





是俩人到了另一个地方生活,开了间小店铺,日子不富裕但是幸福。小黑那日去别的地方去置办物品,军队抓壮丁把小白抓走了。小黑拿着小白寄给他的信日日思念着他,可告知的却是小白的死讯,在归来过程中的意外。

小黑跪在小白的坟前,留着泪念着小白给自己唯一支撑的信“待归来,娶你为妻”念完这最后一句,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的大声说出那句此生都盼望的话“一拜天地……”这一叩永不分离

一只为脑洞准备的裘克ヾ(o・ω・)ノ

不得不说现在骰子队张狂到让人佩服了,18分钟真不多,下次遇见的时候注意一下

突然想到的开车梗

克利切每天都会发现自己的身上会多出一些莫名的伤痕,有时是在手臂上有时是在脖子上。最开始的时候克利切并没有在意,只认为是在游戏中不小心的划伤。
直到他发现伤痕逐渐蔓延到的胸口跟私密处时才意识到哪里不对。
这是谁干的?又是什么时候干的?
问题伴随恐惧围绕着克利切,直到入眠。
夜晚,安静的走廊里传来木门的嘎吱声,穿着白色衬衫的人准时出现在瑟维房间里。乖巧的跪在床边,迷恋地舔舐探到唇边的手指,发出令人脸红的喘息。
“Master”那人吐出早已被润湿的手指,用脸颊轻轻磨蹭瑟维的大腿“Am I a good child?
我大概是有病哈哈哈哈哈哈哈( ‘-ωก̀ )

草稿流的克利切(⋟﹏⋞)

“再爆乌鸦让监管者找到,克利切不会救你了,听见了吗?”

日常脑洞( ͡° ͜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