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的菌菇火锅

杂粮党,比较正经

突然想到的开车梗

克利切每天都会发现自己的身上会多出一些莫名的伤痕,有时是在手臂上有时是在脖子上。最开始的时候克利切并没有在意,只认为是在游戏中不小心的划伤。
直到他发现伤痕逐渐蔓延到的胸口跟私密处时才意识到哪里不对。
这是谁干的?又是什么时候干的?
问题伴随恐惧围绕着克利切,直到入眠。
夜晚,安静的走廊里传来木门的嘎吱声,穿着白色衬衫的人准时出现在瑟维房间里。乖巧的跪在床边,迷恋地舔舐探到唇边的手指,发出令人脸红的喘息。
“Master”那人吐出早已被润湿的手指,用脸颊轻轻磨蹭瑟维的大腿“Am I a good child?
我大概是有病哈哈哈哈哈哈哈( ‘-ωก̀ )

草稿流的克利切(⋟﹏⋞)

评论(2)

热度(61)